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四贝字砚池

王四貝字硯池、河北美术家协会会员。山水畫家。微信號wsbzyc

 
 
 

日志

 
 
 
 

【转载】【穿石斋推荐】祁恩进国画作品欣赏  

2013-11-05 18:43:10|  分类: 中国画(山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代山水画由范宽始认为“师心”高于“师物”。范宽云:“吾怀其师者,末其师诸物者,末若师诸心。”清代的四高僧亦是写心高手,石涛云:“山川非我我非山,山我神遇即真山......”此即石涛的“神遇”说。从此种意义上看石涛与范宽的审美追求在理法上是相近的。祁恩进在浸染了传统山水画精神之后,又下大力气精研笔墨之法、状物写神之法。他选择以“青绿”为皈依,表现宇宙万物的多彩瑰丽。“绿水青山,白云红树”是其审美取向,也正是表现其个性、气质和心理认知的独特选择。其实,青绿和水墨从总体上说是一码事,都离不开笔墨。笔墨是中国画的神灵。力求在自己的山水画创作中融入传统笔墨的基础上加强“道法”,用现代构成的手法 完成由传统到现代的转换,应该是祁恩进坚持青绿山水探索所取得的成就 。

  近日,他的山水画又转向写意,重返古典,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的是当代人的精神渴望与心灵慰藉,根本的是他性灵受到了皖南山水的激发和古代新安画派超群技艺的影响。又使他重新认识到中国画笔墨的博大精深。戴本孝、查士标、程邃、渐江笔下的山水、林泉、高士、草堂、凉亭等意象符号,在中国文化中已成为极其稳定的文化指代,它们的意义早已超越客观物像的形而下意义,成为一种文化心理与精神指向的象征。由于风格、气质、修养的不同,这些符号的内蕴千差万别,但是,在通常情况下,它们的意义共识是一目了然的——或是超然的心绪传达,或是宁静的心灵栖息,或是精神的远游......从祁恩进的意笔山水中,这些意象符号都取自传统,特别是山石的勾勒,林木的点染以及整体意境的营造都不难看出,画家对自然、对古典境界、对精神表达的一往情深。在看似传统的点、线、色、墨中,融入了个人的审美感受与体验,尽管画面中处处流露出复古意境,却不乏清新隽永;尽管一派寂寥,却不乏轻松灵动;尽管平淡天真,却不乏厚重浑然。这一切构成了祁恩进意笔山水画的特点。他的意笔山水画似乎不再去直接表现自然,而是在面对自然的同时,从中提取灵感与艺术营养,他开始追求一种更精堪、更经典与更具学术意味的笔墨形式。更重要的是,他有意识地把自己的艺术置于精神的层面,这使他的作品超越了客观物象,而具心象的主观特点。使他在挥毫创作时,始终以性灵驾驶笔墨,强调运笔与施墨新鲜活泼的性情化与灵感性,使其作品在灵动、飘逸、洒脱的笔墨中体现出一种智慧与才情。

  祁恩进作为一位重视传统的艺术家,正当盛年,而不盲目追求新异,其艺术探求之覆是踏实而坚稳的。在茫茫艺海中,每个人自应根据自身之情况而作出最佳之选择,祁恩进从青绿山水到意笔山水的选择和转移,体现出他在继承与发展优秀传统是的一种冷静思考和一种不断进取的精神。我们不必企求着一种艺术实践像黄山“飞来石”一样突地出现全新的表现风格,那样并不难为,它将以失去丰深的传统与古典学意蕴为代价。

  祁恩进的意笔山石,多为水墨,因而,他十分重视笔墨美,强调写意性。他善于以点线为主重视利用最简练的山水林木的有限“符号”,营构一幅意象单纯的画面;他的渲染,实际上与所有传统的文人画一样,是以点为主而很少运用冲染渲淡的手法去表现一种简练飞动、蓊郁淋漓的山水之美。祁恩进的意笔山水有一种强烈的文雅气质,甚至比他的青绿山水更显得“古典”。这种“古典”是一个审美范畴 ,不可与“旧”同日而语。他能够尽最大可能地挖掘到古代优秀山水作品的某种“现代感”与“构成意识”而予以放大和强化,造成具有现代视觉感的画面。粗犷的山水语言在古雅的风格中流溢出一种清新的气象,我以为是祁恩进意笔山水最显著的特征。

  在今天,纯粹的复古式没有意义的,只有走进传统的深处,去发现传统文化、古典美感中的永恒价值,并把它带人现代“语境”,给以重组和重构,让其在现代“语境”中重现魅力,才是有意义的。祁恩进的努力,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显示出其独特性的。当然,我以为祁恩进为锤炼自我的山水魂魄与风骨还要走向一段艰辛的路。

 

祁恩进国画作品欣赏 - 穿石斋 - 穿石斋
 

祁恩进国画作品欣赏 - 穿石斋 - 穿石斋

 

祁恩进国画作品欣赏 - 穿石斋 - 穿石斋

 

祁恩进国画作品欣赏 - 穿石斋 - 穿石斋

 

祁恩进国画作品欣赏 - 穿石斋 - 穿石斋

 

 
 

祁恩进国画作品欣赏 - 穿石斋 - 穿石斋

 
祁恩进国画作品欣赏 - 穿石斋 - 穿石斋
 
祁恩进国画作品欣赏 - 穿石斋 - 穿石斋
 
祁恩进国画作品欣赏 - 穿石斋 - 穿石斋
 
祁恩进国画作品欣赏 - 穿石斋 - 穿石斋
 
祁恩进国画作品欣赏 - 穿石斋 - 穿石斋
 
祁恩进国画作品欣赏 - 穿石斋 - 穿石斋
 
祁恩进国画作品欣赏 - 穿石斋 - 穿石斋
 
  
祁恩进国画作品欣赏 - 穿石斋 - 穿石斋
 
祁恩进国画作品欣赏 - 穿石斋 - 穿石斋
 
祁恩进国画作品欣赏 - 穿石斋 - 穿石斋
 
祁恩进国画作品欣赏 - 穿石斋 - 穿石斋
 
祁恩进国画作品欣赏 - 穿石斋 - 穿石斋
祁恩进国画作品欣赏 - 穿石斋 - 穿石斋
 
祁恩进国画作品欣赏 - 穿石斋 - 穿石斋
 
祁恩进国画作品欣赏 - 穿石斋 - 穿石斋
 
祁恩进国画作品欣赏 - 穿石斋 - 穿石斋
 
祁恩进国画作品欣赏 - 穿石斋 - 穿石斋
 
祁恩进国画作品欣赏 - 穿石斋 - 穿石斋
 
祁恩进国画作品欣赏 - 穿石斋 - 穿石斋
 
祁恩进国画作品欣赏 - 穿石斋 - 穿石斋
 
 
祁恩进国画作品欣赏 - 穿石斋 - 穿石斋
 
  
祁恩进国画作品欣赏 - 穿石斋 - 穿石斋

 

祁恩进国画作品欣赏 - 穿石斋 - 穿石斋

 

 

20091125103515291


2008223173140128

2007112520937938



200931293734550

571442_135413023_2



571442_132428045_2

558dcb9d-ba63-424f-9353-6f73fd413366

 

重 返 古 典

——读祁恩进的意笔山水画

贾德江

       两千多年前,中国的哲学家就提出了独特的自然观。孔子说:“智者乐山,仁者乐水。”孟子认为人之“塞于天地之间”。庄子曰:“天地大美而不言。”都深刻地道出人的精神气质、美感与自然的同构性,或者说一种“天人合一”、“物我两忘”的关系。由于中国文化的这种自然观深刻影响,山水画在一千五百多年前就已成为独立画科,回家们也把山水画视为“畅神”、“媚道”、寄情、写实的媒介,并使之在美术史上长盛不衰、代代有新的演化。
    现代世界,使人们越来越多地疏离了古典美学境界与文化氛围。因为世界的推移使我们处在一个全新的空间之中,那种平淡天真、和谐共一的本色世界变得越来越遥远。处于喧闹的现代都市里的人们,在高速度、高节奏、高频率的生存状态中,在高科技、信息化的氛围中,人们赖以生存的空间越来越狭窄,那种从生命的原初状态中唤醒的对自然之美的渴望,不断被挤压着、分割着。这一切都加大了人的空间距离和心理距离的反差,人们期望解脱,以脱开生存中所面临的生理与心理、物质与精神的双重压力,自然涌起一种自生命深处产生的“怀旧”感与“回归”的精神要求。人们期待回归,回到自然,回到文化起点,回到人类质朴、单纯、无忧无虑的童年,一种重返“古典”的思潮与现象,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出现的。
    “重返古典”,显然包含了太多与太复杂的现代精神内容与现代人的心灵渴望。祁恩进正是在这一特定的文化背景中进行意笔山水创作的。值得深思的是,祁恩进是以青绿山水的现代画法而一举成名的。他以现代的构成,艳丽的色彩、气势恢宏的意境,在传统青绿山水与现代审美要求之间找到了契合点,碰撞出炫目的光焰。他的作品色彩鲜亮,金碧辉煌,意象丰富,气势磅礴,在古意中洋溢着一种强烈的时代气息,而他的意笔山水却独钟传统笔墨,追慕传统境界,探求古典美感。飞腾的笔势、灵动的墨色与蓬勃的气象纠缠于山川烟云之间,仿佛有一股灵气船运走水、摇山荡谷,带出满纸的笔走龙蛇,万千气象。一工一写,一色一墨,如此强烈的反差,或许可以解读印记在祁恩进山水画上的双重艺术个性和品格,体现了他生活和思想的状态。
祁恩进告诉我,早年他曾专攻写意,对传统的笔墨下过扎实的功夫。上至宋元,下逮明清,尤其对董其昌和清代四僧的作品作过系统的研究。后有感于汉唐之前中国绘画的色彩斑斓、雄博大,在体验认识东方悠久的典雅传统艺术韵味之后,又对现代审美情趣加以观照,感到墨色的黑白世界无法概合今人之情愫,遂倾心于青绿山水,又细品范宽、王希孟、赵伯驹、赵孟贴、沈周、仇英、梅青、二袁乃至现代山水大家刘海粟、张大千之作。他认为:学习传统贵在领悟其精神,不仅要师古人之迹,更要师古人之心。
    古代山水画由范宽始认为“师心”高于“师物”。范宽云:“吾怀其师者,末其师诸物者,末若师诸心。”清代的四高僧亦是写心高手,石涛云:“山川非我我非山,山我神遇即真山......”此即石涛的“神遇”说。从此种意义上看石涛与范宽的审美追求在理法上是相近的。祁恩进在浸染了传统山水画精神之后,又下大力气精研笔墨之法、状物写神之法。他选择以“青绿”为皈依,表现宇宙万物的多彩瑰丽。“绿水青山,白云红树”是其审美取向,也正是表现其个性、气质和心理认知的独特选择。其实,青绿和水墨从总体上说是一码事,都离不开笔墨。笔墨是中国画的神灵。力求在自己的山水画创作中融入传统笔墨的基础上加强“道法”,用现代构成的手法 完成由传统到现代的转换,应该是祁恩进坚持青绿山水探索所取得的成就 。
    近日,他的山水画又转向写意,重返古典,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的是当代人的精神渴望与心灵慰藉,根本的是他性灵受到了皖南山水的激发和古代新安画派超群技艺的影响。又使他重新认识到中国画笔墨的博大精深。戴本孝、查士标、程邃、渐江笔下的山水、林泉、高士、草堂、凉亭等意象符号,在中国文化中已成为极其稳定的文化指代,它们的意义早已超越客观物像的形而下意义,成为一种文化心理与精神指向的象征。由于风格、气质、修养的不同,这些符号的内蕴千差万别,但是,在通常情况下,它们的意义共识是一目了然的——或是超然的心绪传达,或是宁静的心灵栖息,或是精神的远游......从祁恩进的意笔山水中,这些意象符号都取自传统,特别是山石的勾勒,林木的点染以及整体意境的营造都不难看出,画家对自然、对古典境界、对精神表达的一往情深。在看似传统的点、线、色、墨中,融入了个人的审美感受与体验,尽管画面中处处流露出复古意境,却不乏清新隽永;尽管一派寂寥,却不乏轻松灵动;尽管平淡天真,却不乏厚重浑然。这一切构成了祁恩进意笔山水画的特点。他的意笔山水画似乎不再去直接表现自然,而是在面对自然的同时,从中提取灵感与艺术营养,他开始追求一种更精堪、更经典与更具学术意味的笔墨形式。更重要的是,他有意识地把自己的艺术置于精神的层面,这使他的作品超越了客观物象,而具心象的主观特点。使他在挥毫创作时,始终以性灵驾驶笔墨,强调运笔与施墨新鲜活泼的性情化与灵感性,使其作品在灵动、飘逸、洒脱的笔墨中体现出一种智慧与才情。
    祁恩进作为一位重视传统的艺术家,正当盛年,而不盲目追求新异,其艺术探求之覆是踏实而坚稳的。在茫茫艺海中,每个人自应根据自身之情况而作出最佳之选择,祁恩进从青绿山水到意笔山水的选择和转移,体现出他在继承与发展优秀传统是的一种冷静思考和一种不断进取的精神。我们不必企求着一种艺术实践像黄山“飞来石”一样突地出现全新的表现风格,那样并不难为,它将以失去丰深的传统与古典学意蕴为代价。
    祁恩进的意笔山石,多为水墨,因而,他十分重视笔墨美,强调写意性。他善于以点线为主重视利用最简练的山水林木的有限“符号”,营构一幅意象单纯的画面;他的渲染,实际上与所有传统的文人画一样,是以点为主而很少运用冲染渲淡的手法去表现一种简练飞动、蓊郁淋漓的山水之美。祁恩进的意笔山水有一种强烈的文雅气质,甚至比他的青绿山水更显得“古典”。这种“古典”是一个审美范畴 ,不可与“旧”同日而语。他能够尽最大可能地挖掘到古代优秀山水作品的某种“现代感”与“构成意识”而予以放大和强化,造成具有现代视觉感的画面。粗犷的山水语言在古雅的风格中流溢出一种清新的气象,我以为是祁恩进意笔山水最显著的特征。
    在今天,纯粹的复古式没有意义的,只有走进传统的深处,去发现传统文化、古典美感中的永恒价值,并把它带人现代“语境”,给以重组和重构,让其在现代“语境”中重现魅力,才是有意义的。祁恩进的努力,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显示出其独特性的。当然,我以为祁恩进为锤炼自我的山水魂魄与风骨还要走向一段艰辛的路



200622817132792579

祁恩进国画作品欣赏 - 穿石斋 - 穿石斋

 

祁恩进国画作品欣赏 - 穿石斋 - 穿石斋

 

重 返 古 典

——读祁恩进的意笔山水画

贾德江

    两千多年前,中国的哲学家就提出了独特的自然观。孔子说:“智者乐山,仁者乐水。”孟子认为人之“塞于天地之间”。庄子曰:“天地大美而不言。”都深刻地道出人的精神气质、美感与自然的同构性,或者说一种“天人合一”、“物我两忘”的关系。由于中国文化的这种自然观深刻影响,山水画在一千五百多年前就已成为独立画科,回家们也把山水画视为“畅神”、“媚道”、寄情、写实的媒介,并使之在美术史上长盛不衰、代代有新的演化。
    现代世界,使人们越来越多地疏离了古典美学境界与文化氛围。因为世界的推移使我们处在一个全新的空间之中,那种平淡天真、和谐共一的本色世界变得越来越遥远。处于喧闹的现代都市里的人们,在高速度、高节奏、高频率的生存状态中,在高科技、信息化的氛围中,人们赖以生存的空间越来越狭窄,那种从生命的原初状态中唤醒的对自然之美的渴望,不断被挤压着、分割着。这一切都加大了人的空间距离和心理距离的反差,人们期望解脱,以脱开生存中所面临的生理与心理、物质与精神的双重压力,自然涌起一种自生命深处产生的“怀旧”感与“回归”的精神要求。人们期待回归,回到自然,回到文化起点,回到人类质朴、单纯、无忧无虑的童年,一种重返“古典”的思潮与现象,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出现的。
    “重返古典”,显然包含了太多与太复杂的现代精神内容与现代人的心灵渴望。祁恩进正是在这一特定的文化背景中进行意笔山水创作的。值得深思的是,祁恩进是以青绿山水的现代画法而一举成名的。他以现代的构成,艳丽的色彩、气势恢宏的意境,在传统青绿山水与现代审美要求之间找到了契合点,碰撞出炫目的光焰。他的作品色彩鲜亮,金碧辉煌,意象丰富,气势磅礴,在古意中洋溢着一种强烈的时代气息,而他的意笔山水却独钟传统笔墨,追慕传统境界,探求古典美感。飞腾的笔势、灵动的墨色与蓬勃的气象纠缠于山川烟云之间,仿佛有一股灵气船运走水、摇山荡谷,带出满纸的笔走龙蛇,万千气象。一工一写,一色一墨,如此强烈的反差,或许可以解读印记在祁恩进山水画上的双重艺术个性和品格,体现了他生活和思想的状态。
祁恩进告诉我,早年他曾专攻写意,对传统的笔墨下过扎实的功夫。上至宋元,下逮明清,尤其对董其昌和清代四僧的作品作过系统的研究。后有感于汉唐之前中国绘画的色彩斑斓、雄博大,在体验认识东方悠久的典雅传统艺术韵味之后,又对现代审美情趣加以观照,感到墨色的黑白世界无法概合今人之情愫,遂倾心于青绿山水,又细品范宽、王希孟、赵伯驹、赵孟贴、沈周、仇英、梅青、二袁乃至现代山水大家刘海粟、张大千之作。他认为:学习传统贵在领悟其精神,不仅要师古人之迹,更要师古人之心。
    古代山水画由范宽始认为“师心”高于“师物”。范宽云:“吾怀其师者,末其师诸物者,末若师诸心。”清代的四高僧亦是写心高手,石涛云:“山川非我我非山,山我神遇即真山......”此即石涛的“神遇”说。从此种意义上看石涛与范宽的审美追求在理法上是相近的。祁恩进在浸染了传统山水画精神之后,又下大力气精研笔墨之法、状物写神之法。他选择以“青绿”为皈依,表现宇宙万物的多彩瑰丽。“绿水青山,白云红树”是其审美取向,也正是表现其个性、气质和心理认知的独特选择。其实,青绿和水墨从总体上说是一码事,都离不开笔墨。笔墨是中国画的神灵。力求在自己的山水画创作中融入传统笔墨的基础上加强“道法”,用现代构成的手法 完成由传统到现代的转换,应该是祁恩进坚持青绿山水探索所取得的成就 。
    近日,他的山水画又转向写意,重返古典,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的是当代人的精神渴望与心灵慰藉,根本的是他性灵受到了皖南山水的激发和古代新安画派超群技艺的影响。又使他重新认识到中国画笔墨的博大精深。戴本孝、查士标、程邃、渐江笔下的山水、林泉、高士、草堂、凉亭等意象符号,在中国文化中已成为极其稳定的文化指代,它们的意义早已超越客观物像的形而下意义,成为一种文化心理与精神指向的象征。由于风格、气质、修养的不同,这些符号的内蕴千差万别,但是,在通常情况下,它们的意义共识是一目了然的——或是超然的心绪传达,或是宁静的心灵栖息,或是精神的远游......从祁恩进的意笔山水中,这些意象符号都取自传统,特别是山石的勾勒,林木的点染以及整体意境的营造都不难看出,画家对自然、对古典境界、对精神表达的一往情深。在看似传统的点、线、色、墨中,融入了个人的审美感受与体验,尽管画面中处处流露出复古意境,却不乏清新隽永;尽管一派寂寥,却不乏轻松灵动;尽管平淡天真,却不乏厚重浑然。这一切构成了祁恩进意笔山水画的特点。他的意笔山水画似乎不再去直接表现自然,而是在面对自然的同时,从中提取灵感与艺术营养,他开始追求一种更精堪、更经典与更具学术意味的笔墨形式。更重要的是,他有意识地把自己的艺术置于精神的层面,这使他的作品超越了客观物象,而具心象的主观特点。使他在挥毫创作时,始终以性灵驾驶笔墨,强调运笔与施墨新鲜活泼的性情化与灵感性,使其作品在灵动、飘逸、洒脱的笔墨中体现出一种智慧与才情。
    祁恩进作为一位重视传统的艺术家,正当盛年,而不盲目追求新异,其艺术探求之覆是踏实而坚稳的。在茫茫艺海中,每个人自应根据自身之情况而作出最佳之选择,祁恩进从青绿山水到意笔山水的选择和转移,体现出他在继承与发展优秀传统是的一种冷静思考和一种不断进取的精神。我们不必企求着一种艺术实践像黄山“飞来石”一样突地出现全新的表现风格,那样并不难为,它将以失去丰深的传统与古典学意蕴为代价。
    祁恩进的意笔山石,多为水墨,因而,他十分重视笔墨美,强调写意性。他善于以点线为主重视利用最简练的山水林木的有限“符号”,营构一幅意象单纯的画面;他的渲染,实际上与所有传统的文人画一样,是以点为主而很少运用冲染渲淡的手法去表现一种简练飞动、蓊郁淋漓的山水之美。祁恩进的意笔山水有一种强烈的文雅气质,甚至比他的青绿山水更显得“古典”。这种“古典”是一个审美范畴 ,不可与“旧”同日而语。他能够尽最大可能地挖掘到古代优秀山水作品的某种“现代感”与“构成意识”而予以放大和强化,造成具有现代视觉感的画面。粗犷的山水语言在古雅的风格中流溢出一种清新的气象,我以为是祁恩进意笔山水最显著的特征。
    在今天,纯粹的复古式没有意义的,只有走进传统的深处,去发现传统文化、古典美感中的永恒价值,并把它带人现代“语境”,给以重组和重构,让其在现代“语境”中重现魅力,才是有意义的。祁恩进的努力,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显示出其独特性的。当然,我以为祁恩进为锤炼自我的山水魂魄与风骨还要走向一段艰辛的路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