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四贝字砚池

王四貝字硯池、河北美术家协会会员。山水畫家。微信號wsbzyc

 
 
 

日志

 
 
 
 

引用 【转载】清代画家石涛的山水笔墨研究   

2013-11-04 14:09:45|  分类: 中国画(山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太古无法,太朴不散,太朴一散而法立矣。法于何立,立于一画。一画之法,立自世涛。一画就是各种形形色色物象的根本。纵观石涛之画,给人一种雄浑、壮观、苍劲、老而弥辣之气,他的画笔力浑厚,古意为尚,抒情达意,具有独到的个性化语言。

石涛的诗文·书画在清朝早期都是堪称一流的,而他本人也是四僧之一。他的画除山水之外还兼工兰竹,山水并不局限于师承某家某派,而是广泛师法历代画家之长。他敢想敢做,敢于打破陈规旧律,以真实的景色为对象发明创造,他描绘的山水具有雄伟壮阔、苍茫浑厚的气势,他对于山水人物的秀丽错列、乌兽草木的性情状态、池榭楼台的矩度结构无不了然于胸,再将笔墨技法加以变化,又注重师法造化,又善于“搜尽奇峰打草稿”,他做到了对山川万物了然透彻,笔墨淋漓尽致,毫无滞碍,境界从“自然之景”转化为“心象之境”。

董其昌在《画禅室随笔》中曰:“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方可做画”,是说一位优秀的山水画家,既要有深厚的文化作为坚强的后盾,又要有对山川人物、虫鸟花草、飞禽走兽的深刻认知,当知识积累到一定的程度,再经过对功力的磨练,对技法的熟练运用,画作也就会跃然纸上。感受与认识,是先有感受后有认识的。我们作画是借了认识用以发挥感受的作用,而后凭借感受再去启发认识上的进步。作画时感受人人都有,时时都有。有了感受加以珍视加以使用,得到画法加以变化,不要束缚在里面,要敢于打破古律,不断地分析综合,将感性的认识抽象的枝枝节节转化成理性的具体的完完整整的认识。《易经》言: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而石涛大师正是拥有自强不息的精神以及厚德载物的胸怀,所以我们应该努力地去感受他的虚怀若谷,去认识他不朽的画作。

我就从石涛的一画法论起,画画莫不是从一画开始。黄宾虹说:“宋画千笔万笔,不厌其繁;元画三笔两笔,不嫌其简”,千笔万笔之繁或三笔两笔之简,无不从一画开始,以一画而结束的。画时用笔要多就多,要少就少,一任画家自己掌握。画时不论走多么远登多么高,总要从低处画起。虽说简单,但它可以把自然万物都收到画作中来。画作虽小,但它可以包罗万象,大到山川天地小到鸟兽草木无不惟妙惟肖的表现出来,而且主题突出,笔力透彻。在作画时要下笔生动婉转而润泽,从容而妥帖。出笔要斩截,收笔要明显,使其能画圆的也能画方的,能画直的也能画曲的,上下左右都能。这样才能使其画面凹凸有致、突兀奇巧、有横有斜、有断有截,出入自然,行止如意。看到水自然有深度,看到火就像在燃烧,不能有造作勉强之嫌。无论山川人物、鸟兽草木、池榭楼台,都可以取其形态姿势,写它们的意,画它们的神,此也可使画面虚实飘逸,无论怎样都能充分有力加以表现。画家心手相应,随心所欲,也就违背不了即成之规。看石涛的画都是因为一画之法,其画作对天下万物的描绘做到了得心应手。

中国画自古以来都是用墨来表现的。墨有表现自然的功能,浓淡枯润随自然的色泽而变化。从墨的运用上我们看到了古代文化的积累。这种积累是我们求得知识的工具,使我们能从中繁衍新的知识,是我们现有的知识得到丰富。我们可以用这种积累做工具再创造出新的画法,有变化或者融化消化—从中知道古人的东西是求新法的工具,而不是再固守古人的东西。石涛就是这样的一位大师。他的画既能从中看到古人的成法,而又有自己新的创作。他不为旧知识所束缚,能独立思考,画自己敢画,想自己敢想,从不盲目崇拜古人,这一点从他的画中可以看出来。他的构图巍峨,山势陡峭,直插云峰,瀑布从天而降,山下泉水淙淙自成一体,使人遐想连连。曲径通幽,直通云天,轻松横斜,草房若隐若现,墨的运用淋漓尽致,丰富多彩,浓淡干湿分明。阴阳向背之处该浓的浓该淡的淡,绝不含糊,从此可以看出石涛的画式笔简墨淡或浓重滋润酣畅淋漓极尽变化之能事。也有人说石涛不好学,要学出毛病来,据我读石涛的画作后的感悟,石涛的有些作品是极马虎草率的,学了好处没有,反而要把他的病传染到自己身上来。但他精致的画本我们要汲取里面的营养。他的画在当时“四王”的仿古画笼罩画坛的情况下,并不随波逐流,常能自出新意。尤其是他的小品画,常能有出奇取巧之处,画的颜色有出新处,用笔用墨变化很多。知道石涛的每一幅画的短处和长处就能学习了,即学期长处为我所用,增加自己的知识,丰富自己的画法技能,是自己能创作出更好的作品。

他的画构图新奇,更能将传统的笔墨技法变化如神,又注重师法造化,从大自然中吸取创作灵感,发现新的内容,完善且创造了新的表现技法,作品笔法流畅凝重,松柔秀丽,画面拙朴典雅。他尤其擅长用点苔之法或一二点或三五点或密密麻麻或劈头盖面,使画面一眼望去如万马奔腾,云海林涛摇曳使整个画面更有苍劲之感。其皴法在其间更是表现的淋漓尽致。皴法是为了体现山石峰峦的立体感。石涛深知山峰是千变万化各式各样的,有石山、有土山、有大山、有小山、也有各方面相结合的混合山。山峰之中有自己的皴,也就有各种名称不相同的山峰。从此可以看出在作画时皴法之间是有差别的。皴法是随山峰的变化而变化的。山峰变了皴法不得不变。山石峰峦若不用皴法表现也就无法看出它们的变化。山峰与皴法是相依为命的但作画时也不可过于拘泥!常用的皴法有很多种,例如卷云皴、劈斧皴、披麻皴、解锁皴、鬼面皴、骷髅皴、乱柴皴、芝麻皴、金劈皴 、玉屑皴、淖窝皴、矾头皴、没滑皴……这些皴都是用来表现各种不同形状的山峰的,从而使山峰在画面中更有立体感。所以说有峰必有皴,皴是从峰中衍生出来的,皴是用来表达峰的。石涛之画构图新奇场面宏阔,或者局部特写,景物突出变化无穷。所以用皴点即新且奇,苍劲肆姿、纵横排列、生意盎然。

石涛的画在当时已十分有名,誉满世间,由于他饱览名山大川,足迹遍布大江南北,也就不难形成自己苍劲肆恣的独特风格。他的花鸟画,兰竹画亦不拘成法,自抒胸臆,笔墨爽利俊迈,淋漓滑润,有自己的个性特点。他的墨法在当时也是堪称一绝。任何一个画家都明白,笔墨的运用与生活的体验是关联密切的。笔墨的运用来自于生活又表现生活。有时画虽然画出来了,看上去笔力挺拔,墨汁淋漓,但实际上却是苍白无力,远离现实,流于形式。石涛说过“古之人有笔有墨者,亦有笔无墨者:非山川之限于一偏,而人之赋受不齐也”。意思是说“古人作的画也不完全是好的,最好的画是有笔又有墨的。次之是有笔无墨的,再次之是有墨无笔的”。你要是理解了,在以后的作画中就能扬长避短,就能做到作画时有笔又有墨的。墨用到笔上就灵活,笔用到墨上就神化。墨习多了就能灵活,从生活中就能提炼出笔的神化。所以看石涛的画,他非常的善用墨法,枯湿浓淡兼色并用。尤其是他画作中使用的湿笔,通过水墨的渗化和笔墨的融和,是山川的氤氲气象深厚之态腾出画面。有时墨汁用的又很浓重,超乎想象,墨汁淋漓,使人有一种强烈的空间感。其间加上他的很多灵活运笔技巧,细笔勾勒。有时皴擦之笔就用的少,有时又粗笔勾斫,皴点并用,点法之奇,前所未有,完全系他自己的实践经验,创造加强。他点法种类之多点法之奇实在令人叹为观止。他点的画面上有风雪雨晴四时得宜点,有反正阴阳衬贴点,有夹水夹墨一气混杂点,有含苞澡丝璎珞连牵点,有空空阔阔干燥没味点,有有墨(笔)无墨飞白如烟点,有焦似漆邋遢透明点.更有两点未肯向人道破.有没天没地当头劈面点,有千岩万壑明镜无一点,小点一二点三五点,使整个画面更有厚重之感。更能承受千钧之重。画面中有时又有酣畅流利之笔,有时又有多方拙之笔,方圆结合,秀丽拙朴相生而成。

石涛作画构图新奇。无论是黄山烟云·江南水墨还是悬崖峭壁枯树寒鸦,或平远或深邃都力求布局新奇,意境翻新。他的话语录中说“不可雕凿,不可板腐,不可拘泥,不可牵连,不可脱节,不可无理。在于墨海中立定精神,笔锋下决出生活,尺幅上换去毛骨,混沌里放出光明”。意思是说作画时不可故意雕凿,脱却大自然,不可以太呆板迂腐,缺乏情趣。不可拘泥,一点新意都没有。不可牵强附会,远近景不分,不可脱节,画面支离破碎不成章法。不可无理,似是而非,必须在墨海中立定精神,做出充分表现。在笔锋下表现的生活能深刻领会方能做出描写。画面上抛去不好的东西,把精华揉进画作,使整个画面绽放光彩,看上去令人赏心悦目,精神焕发。画山时就有灵秀之气,画水时看其似有流动之势,画林时就有生气盎然之气,画人时就能使其飘逸俊秀。画出的山川变化多端,山川的气象有风雨晦明,山川的路径有疏密深远,山川的布局有纵有横,山川之中有云有水。山川本来是巨大无比的东西,占地可达千里之广阔,结云能至万里之远。作画时风云用以衬托山川的深邃。画中的水石用以激活山川。春夏秋冬以及风雨晴雪等各种时令气候尽收画面之中。使之观赏之下如进四时之景,风雨晴雪之中。

  石涛作画题字,画中春秋,能使人一目了然,风雨晴雪一望便知。石涛拿古人的诗意来表现自己的画面之意。没有景不随时的,表达之正确的,眼中看到的云山,随着时令而变化,以此吟咏起来就可知画意就是诗中的意思。而诗就是画里的禅机,使人玩味无穷,流连忘返。再看石涛画中之树,有“反正阴阳各自面目,参差高下,生动有致”。至林中主树,如苍松翠柏,老槐古柏,看上去苍老古劲,姿态横生,矫然独立,领袖众树,样子像英雄起舞,三五株松柏古槐俯仰高下,如蹲如立,翩跹回旋,栩栩如生。至于用的笔或软或硬,用笔运腕,大多是用写实的方法把树表现出来。整个画面之中,山川、溪水、草屋,用树衬托,或三株、或五株、以致几株、几大片树,有疏有密,有浅有深。浅出灵动,深处深邃,画面的立体之感浮然而现。草屋之前的几株老树,或横或斜或倚,恰到好处,当人观赏时便如同置身画中,使人流连忘返。石涛的树是如此写出来的,山也是如此。用笔不可以太老到,要有生辣气味,而生辣中又不太过于浑厚,使人看上去还有一种支离破碎之感。这是石涛作画的窍门,不外传的机密。

  画山水的方法,石涛说过有六种。对景不对云、对云不对景、倒景、借景、截断、险峻。也就是说石涛的画看上去山上苍劲拙朴如同冬天,而山下看上去却生机盎然,恰似春天。画中的树挺拔峭直,树木林立,山石则有时倒置。整个画面运用抑扬顿挫的手法把疏疏杨柳、青青嫩竹、小桥流水、若隐若现的草屋淋漓尽致的挥洒出来。他有时用截断之笔,将山水树木剪头去尾,不把整体性状表现出来。在各个方位都用灵动的手法加以截断,使整个画面能凸显他的精神,使画中之山看似险峻,无路可通也无人能够到达。他都用挺拔的笔力表现神话之中的蓬莱、方壶等神山的峭峰插天、悬崖万丈、栈道凌空。他用一笔一墨掌控了这一切。

  作画时要有思想,思想要集中。心境有所寄托就会变得愉快。有一个好的心情来作画自然能事半功倍。

  石涛的书法也有很多不同的面目。他的小行楷用笔清瘦丽秀。他的行楷更是奇趣横生,行书中融合进隶书的味道。在石涛的题画中以上是他题字所用的笔法,字画相融合,使画面各部分达到完美的统一。就是清代的郑板桥独特的“六分半书”也是悟自石涛的行隶书,然而气韵神魄自是各有各的精彩,各有各的特点。他们都给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又有说书画同源。作画与写字有很多相通的地方。“善书者必善画,善画者必善书”。历史上曾产生过数位书画兼长的名人。所以说书画同源。字画都是以一画维根本变化衍生的,同以笔墨为工具,但变化无穷尽。石涛在这方面表现得尤为突出。在他的题画之中既有诗作又有对论画之作。其见解很有独到之处。如他题写的“一峰突起连冈断堑,峦幻顷刻,似续不续,如云护蛟龙,支股间凑接,亦在意会而已。纸生墨漏,画家之一厄也,何能见长。在过30年观此纸又别有意味,世恐未有知之者。他在一枝阁中写到册页诗句“新梢且莫上老墙。正要烧来带茗尝,记得新安山寺里,饱余当竹坐焚香”。无论诗作画作各有特色,皆有独到见解。

  石涛是中国画的一代巨匠。他的绘画理论影响了中国画坛的很多代人。所以我们今天要学习就是借古人的东西充实自己。在传统绘画基础上向前推进,学习古人的东西并加以创造,推陈出新。这并不是为了古人,而是为了发展今人,充实今人。借古开今,突破古人之束缚,打破古人的固守,创造出古人不曾涉猎过的艺术新境界。



清代画家石涛的山水笔墨研究 - 闲云山馆画案 - 闲云山馆画案
 
清代画家石涛的山水笔墨研究 - 闲云山馆画案 - 闲云山馆画案
 
清代画家石涛的山水笔墨研究 - 闲云山馆画案 - 闲云山馆画案
 
清代画家石涛的山水笔墨研究 - 闲云山馆画案 - 闲云山馆画案
 
清代画家石涛的山水笔墨研究 - 闲云山馆画案 - 闲云山馆画案
 
清代画家石涛的山水笔墨研究 - 闲云山馆画案 - 闲云山馆画案
 
清代画家石涛的山水笔墨研究 - 闲云山馆画案 - 闲云山馆画案
 
清代画家石涛的山水笔墨研究 - 闲云山馆画案 - 闲云山馆画案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